首页 > 队伍建设

【典型风采】扎根基层的“庄户调解员”许永振

www.paly.gov.cn 平安临沂网 发布时间:2017/5/22 14:29:37 大 中 小 论坛


  “有纠纷找小许”,这是莒南县道口镇村民常说的一句话。“小许”就是许永振,今年45岁,莒南县道口镇调解中心副主任。当年的“小许”如今成了“老许”,干了22年调解员没有改行,从最初的“大金鹿”自行车、“摩托车”到“电动车”,哪儿有矛盾纠纷,哪儿就有他忙碌的身影,被群众称为“庄户调解员”。

  热心、耐心、决心,矢志调解情不移。有人说:“调解工作,没权没钱跑断腿,不吃不喝磨破嘴”。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,矛盾纠纷和诉求呈现多元化,信法、信访趋势明显,当年一起从事人民调解工作的同事,转行的转行,晋升的晋升,很少有能坚持下来的。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上门调查做说服工作,很多当事人排斥、不理解,甚至受到谩骂和人身攻击,出力不讨好。婚姻家庭、邻里纠纷、村务、土地、合同管理……矛盾纠纷一件比一件复杂,考验着调解员的热心、耐心和决心。北集村刘某与王某是邻居,以前曾因路边水沟的问题产生隔阂,从此不相往来。去年年底,两家都丢了一只鸡,都怀疑是对方偷了。王某在刘某家看到一只鸡像自己家的,未经允许就偷偷抱回了家。因为一只鸡,王刘两家冲突升级,村干部调解不下。许永振接到这个案子后,苦口婆心地劝解,用温暖的笑脸对着当事人生冷的面孔,无数次地倾听着泛泛的叨叨,一次不成两次,两次不成三次,凭着调解不成誓不罢休的劲头,化解了双方心头的坚冰。许永振常说:“我是农民出身,扎根农村20多年,对农村有一种难舍的感情,整天说的是农民的话,想的就是农民的事,每调解成一起纠纷我就有一种成就感。多年的农村工作,与各村的村民都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村民见了我都主动打招呼,邀请我到家喝茶。”

  腿勤、眼勤、手勤,小调解作大文章。农村大多数矛盾纠纷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但如果解决不及时,就会小事闹大、大事闹复杂。调解是社会稳定基础性的工作,苗头纠纷如果不能及时得到化解就会流入信访和诉讼渠道,抬高了化解成本甚至会激化。“调解”,在别人来看来是很不起眼的工作,但是许永振把始终把每件小事当作大事来做,把调解当做事业来干。2015年,滨河社区葛某、纪某因2分小麦的收割腾茬问题,由发生口角发展到肢体冲突。为调和矛盾、别伤了感情,双方找到了“小许”。许永振勘查双方产生争端的地块,详细调查了双方肢体冲突和住院花费情况,认真倾听双方的诉求,查找问题症结,请村里的老人分头进行了调解。两个星期的时间,许永振不分白天、晚上往返该社区20多趟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打动了葛、纪两家,达成了调解协议,化解了长达一年的恩恩怨怨,两家人握手言和。无论是简单的邻里纠纷,还是复杂的群体性纠纷,许永振始终坚持依法调解与灵活处理相结合,力争给每个当事人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和交代。“他办事公道,我们双方都很满意”,胡家庄村民刘阿民回忆起许永振帮忙调解的一起交通事故纠纷,满怀感激地说。2013年4月27日,道口镇胡家官庄集市上,发生了一起交通死亡事故引起的纠纷。个体户刘阿民因急着返回家中办事,启动货车时没有看清楚车辆周围环境,将躺在车下休息一名老人卷到了车轮下。事情发生后,双方亲友聚集,场面几近失控,村干部第一时间找到了“小许”。人多嘴杂,说什么的都有:有人说,受害人年老多病,又乡里乡亲的,给点钱就行;有人说,致人死亡要从重处理。许永振首先申请交警部门依法作了事故责任认定,然后对双方争议的赔偿数额进行了调解。刘阿民经济上比较拮据,受害人亲属要求的赔偿数额过高,双方一时间无法达成谅解。许永振依据相关法律,参照法院判决的相关案例,通过逐条逐句地摆事实讲道理,使当事人对问题有了更清醒的认识。“按法律规定,医药费和丧葬费总你是要出的,但为办丧事做法事的钱,是不算数的……”听许永振这么一说,刘阿民消除了永远偿还不完的恐慌,心里踏实了。随后采取“亲友亲情,和谐连线”的方法,邀请受害人亲朋好友、村两委干部出面一起做工作,通过不懈的努力,最终以16万元的赔偿圆满解决了两家的纠纷,避免矛盾进一步升级。

   知责、担责、尽责,撇家舍业为民安。人民调解员不图名不图利,不求人生惊天地,只求纷争不再起,守卫着农村稳定的“第一道防线”。多年来,许永振立足本职,积极主动,尽责尽力,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矛盾,平息了一场又一场纠纷,还居民一片安宁。做农村工作要将心比心,只有理解农民辛苦,理解农民所思所想,才会时刻站在农民立场,调解好农民之间的矛盾纠纷,让小事不出村,大事不出镇。2011年4月份,许永振正在自家养殖场接生猪仔,忽然接到镇党委电话:“道口卫生院发生医患纠纷,医院被围堵。”面对突发的紧急事件,许永振第一时间赶赴现场,临危受命介入处置。道口镇西野埠村一女患者在卫生院突然病情加重死亡,死者亲属纠集亲属几十人包围了镇卫生院,将尸体停放在门诊大厅,打横幅、挂标语、摆花圈、烧纸钱,烟雾妖娆,哭喊声响成一片。死者亲属扬言“上报、上告、上网、上访”,并且提出高额赔偿要求。许永振认真分析案情,制定了先稳定当事人的思想情绪,纠正当事人的违法行为,再深入细致调解的工作方案。医患纠纷涉及事故原因认定、赔偿数额协商、治安问题处置等问题,一时难以达成一致意见。“矛盾纠纷调处工作,好比医生上了手术台,矛盾不化解,纠纷不平息,就不能退下。”许永振吃住在纠纷现场,整整两夜没有合眼,最终促成了案件的成功化解。这些年来,许永振凭借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和法律专业功底,从法律、乡情等多方面入手化解了一起又一起复杂纠纷,涉及工伤事故赔偿、遗产继承纠纷、山林土地争议等等。同时,许永振也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:孩子不是住校就是送到接送班,家里老小全部撇给了家属照顾,常年风里来雨里去奔波在乡间道路上的艰辛、遭到的白眼和屈辱自不言说。他一心扑在调解工作上,因此给自己和家庭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失,可他却说:“为了乡亲和职责,该舍得就舍得。”辛辛苦苦几十年,许永振没有积攒多少财富,全家还住在简陋的旧房子里,但是写下了满满一橱子的调解笔记和心得。2016年全县调解员培训班上,许永振讲到一次雨天下村的艰难经历,与会者无不热泪盈眶。

  二十多年的辛勤耕耘,为许永振迎来了越来越高的声望,找他来调解的人也越来越多,然而,许永振却希望自己“失业”。许永振说:“有人的地方就有纠纷,但是我最大的愿望是社会上不再需要那么多人民调解员,家家户户都和谐相处。”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近几年,道口镇连续保持矛盾纠纷全县最少,2017年被评为“全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”。2013年以来,许永振被评为“全省优秀人民调解员”、临沂市“十佳法律服务工作者”、“信访工作先进个人”等荣誉称号。这些年,许永振曾多次获得升迁机会,但他怎么也放不下调解工作,最终选择留在了那片山路弯弯的乡村。

   左秀德

中央政法委 | 全国人大常委会 | 最高人民法院 | 最高人民检察院 | 司法部 | 公安部 | 全国政协 | 山东政法网 | 省公安厅 | 省检察院 | 省高级人民法院 | 山东司法
临沂党建 | 临沂人大 | 临沂市府| 临沂政协 | 临沂纪委 | 临沂法院 | 临沂检察 | 临沂公安 |临沂司法|中国临沂网
新浪网新闻中心 | 法制网 | 正义网 | 中国法院网 | 中国警察网 | 中国法学会网 | 民主与法制网 | 新华网法治频道 |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